公安县创新“三个合作社”探索新型土地流转

2018-03-17 16:12

  规模经营是现代农业的基础,而土地流转又是促进农业规模化经营的关键。近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发现,公安县正试水“三个合作社”——土地股份合作社、劳务合作社、资本合作社,在农业规模化经营与巩固基层党组织和集体所有制方面,作出了大胆探索。

  曾经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

  这个年,可能是杨志修老人多年来过得最舒心的一个。

  老人70岁了,是公安县斑竹垱镇车家垱村农民,家种7亩地,过去起早贪黑,不遭灾的话,年收入约1.5万元。

  如今他已一年没在自家地里忙活了,而收入却还多了起来。

  去年春,他把田入股到村里的土地合作社,当时就领到了“土地流转保底收益”7000元;一年间,他给合作社打工180天,日薪80元。仅此两项,就已2.14万元入兜。村支书陈永忠提醒他:“银行卡密码记牢,明年还有分红。”杨志修瞪大眼:“还分红?”70岁的老人,顿时笑得像7岁。

  陈永忠介绍,车家垱有村民2100多人,800多青壮年打工去了,留守老人多在60岁以上。出去的人就把责任田免费让给留守老人代种代耕。老人种田挣不到什么钱,成本太高了。这种自发的土地流转还老惹纠纷。双河场村一老汉为人代种,投入几千元整饬农田,田主打工不顺回来了,田要收回。老汉说我的投入怎么办?闹到要打官司。

  县农办的一份报告称,早在2014年,公安县土地流转率就已达30%,但大都无序流转、主体不强;一些干部还包办、强行流转,流转后又要求退回;家庭农场缺抵押担保,融不到资;人才也缺,科技含量低,毫无市场竞争力。

  双东村支部书记张群说,乱,不规范,搞不清哪天纠纷;散,种粮大户田德元转入土地近百亩,却东一块西一块,不能成片,谈不上真正的规模经营。

  而今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

  2017年3月,公安县尝试以村组为单位,创建土地股份合作社、劳务合作社、资本合作社。

  县农办主任罗金海介绍,农民以土地入股、企业以资金入股、村集体适当参股,通过股权界定、分红保底,实现农户、村集体、企业共赢。

  以麻豪口镇沙场村为例,全村耕地入股沙场祥鄂土地股份合作社。合作社经营土地面积5791亩,总股份也为5791股,其中:378户农户以土地入股占3019股,占比52%;村集体以增减挂钩新增土地入股占165股,占比3%;明珠家庭农场以475万元资金入股占2607股,占股45%。农户和村集体以土地流转费1200元/亩的股价,先期即获“保底收入”。合作社运营一年,从全年收入中扣除生产费用、提取20%的公积金和公益金后,纯利润再按股分红。

  麻豪口镇党委书记万治红说,该镇已成立土地合作社3个、劳务合作社4个,资本合作社正在筹建。沙场村2017年股民每股保底收益1200元,每股分红230元;劳务合作社306人根据务工要求,统一派工,按劳取酬,人均劳务收入1万元左右;村集体股份收益达到20万元。

  斑竹垱镇镇长孟丽娜说,选好产业是“三个合作社”成功的根本。产业好,盈利才有保障;引到好的合作主体是成功的关键。

  成都通威公司是参与斑竹垱镇“三个合作社”建设的企业之一,水面部经理刘小光告诉记者,虾稻连作很时髦,但红壳虾一旦性成熟就不长了,90%的地方搞稻田养虾都只有一季虾,我们的青壳虾能一直长,四季有虾。镇委副书记兰波证实,一般鲫鱼、大白刁市价15元至20元/斤,但以通威的技术和品牌效应,鲫鱼能卖40元/斤、大白刁60元/斤。

  孟丽娜带记者参观该镇万亩稻渔高效连作示范基地。记者看到,2万亩土地已被通威公司统一平整,一眼望不到边,远远近近不见一处田埂。

  孟丽娜说,别小看田埂挖了这事儿,它既增加了有效面积,又为村集体增收创造了新的资源。她指给记者看通威公司挖的沟渠,两边坡面倾角很大,沟深和渠宽也与传统农渠完全不同。

  挖田埂的过程中也有插曲,有的农户说:田埂扒掉了,记号都没有。实际上,全县在土地确权时就通过GPS将每个农户的田块信息都做成了“高科技档案”。经镇、村干部解释,有疑虑的农户也就解除了后顾之忧。

  资本合作社的“准入”复杂一些,原则是宽严相济,对农民宽,对老板严。对非农资本、“大鳄”的进入进行了严格限定,核心是防范风险,保护农民利益。

  同为“三个合作社”,各村做法不尽相同。可以一个合作社跟其他合作社合作,风险共担,也可以自主经营,还可以合作社与企业合作。孟家溪镇青龙村就采取“农户+合作社+公司”的内股外租模式,每年有46.2万元股金收益分给农户;2018年到2022年,公司每年将有30万元股金红利给合作社,村集体和农户按2∶8再次分红。

  县委副书记全运宝介绍,近两年,公安县积极争取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资金,配套出台奖补政策,建成了130万亩高标准农田,占全县190万亩耕地的三分之二。目的在于扮靓“土地姑娘”,吸引更多优质市场主体进入。

  笑望“稻花香里说丰年”

  县委书记刘润长接受采访时说,“三个合作社”是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的产物,并非奇思妙想。2017年中央“三权分置”催生农村继“分田到户”后又一次重大改革;改革开放40年来,市场主体已相当成熟,又到了广阔农村再立新功的时候了。

  土地入股、劳力入社、资金入市,可全面激活农村农业发展要素,理顺生产关系,创新经营体制,企业家管田、职业农民专业化生产,真正做到“科学种田”。

  村支书兼任合作社理事长,“两委”班子担任理事会成员,这样由支部领办、村社合一、社企合作,通过集并土地、集合劳力和资金,合股经营,充分发挥村集体自治组织和经济组织的双重属性,管理社区化、生产专业化,推动乡村振兴战略落地见效,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
  试水一年,全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增至1100家,引进了投资10亿元的四季绿现代农业主题公园,与通威达成20万亩小龙虾全产业链投资意向。在科润、荆秋缘等本地成长起来的大型市场主体的带动下,埠河镇“江南葡萄小镇”已拓至8万亩,章庄铺镇“荆南橘乡”已达5.8万亩,章田寺乡已成“国家杂交水稻制种基地”,毛家港镇正打造“桃花公园”,杨家厂镇7万亩农田5年内可望成为“全国最大蓝莓生产采摘基地”……

  全县现已创建土地股份合作社103个、劳务合作社46个、资本合作社5个,土地流转率达65%。

  刘润长强调,20%的“公积金”和“公益金”作为村集体收入的重要性——守住改革底线,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,把振兴农村和维护农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。2017年,全县收入过10万元的村集体占20%,过5万元的占85.7%。村集体收入增加了,村干部为村民办实事谋福利的底气更足了。

  在采访的每一个村,“流转土地挣租金、外出务工赚薪金、入股分红得股金、参与劳务拿现金”这些顺口溜,村民们都是朗朗上口,都说“三个合作社”改到了点子上,改到了心坎上。(刘长松 刘振雄 罗立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