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青瓦房的泪与笑

2018-03-17 16:22

  一场冬雨,气温骤降,我去包保的贫困户家中走访。

  邓中贵、徐双芹老两口住在村子北面几间青瓦红砖房子里,房子有些年头了,我担心会不会漏雨。果然,卧室放着几个接雨水的盆子。“房子该修修了,盖了多少年了?”我刚一发问,没想到勾起老两口的伤心事。“十几年喽,刚盖完,儿子就病了。”老人有一儿一女,女儿远嫁广东,儿子在外务工,他们在家带外孙。攒了点钱,就起了盖房子的念头。谁知刚盖好,儿子得了肾炎。一家人倾尽所有,求医问药,病情缓解了,家底也空了,儿子只得再次外出务工。儿子出门才个把月,肾炎转成了尿毒症,最终因病去世。“如果当时有现在这样的好政策,让儿子把肾炎治断了根,就不会这样子了。”邓中贵忍不住擦眼泪。

  邓中贵是低保户,每个月有380元的保障金。徐双芹因为风湿性关节炎,手指和腿脚变形,无法劳动,村里帮她办了二级残疾证,申请了残疾人“两项补贴”,每个月可以领100元的护理补贴。

  这几年,曾都区推行“免、减、提、降”措施:免除贫困户保费、取消贫困户住院起付线、提高贫困户报销比例、降低贫困户大病保险起付线,大大减轻了贫困户患者医疗费负担。上个月,老两口相继住院,大半个月下来,几千块的住院费一报销,他们自己才花了两百多块钱。“还是党的政策好啊,不然我们哪儿能过上这样的日子。”老两口感慨道。

  现在吃住都不愁了,基本生活有保障,老两口还是闲不下来。徐双芹指着院子里几畦郁郁葱葱的菜地说:“不能坐在家里等国家养。院子里种点萝卜白菜,浇水摘菜都方便,足够我俩吃了。”“房子怎么修呢?要不要换成石棉瓦?”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又回到房子的问题。“这些小青瓦只怕有百把个年头了,冬暖夏凉。”邓中贵舍不得这些古董。“那咱们就请人来把瓦拾掇一下,清理清理屋面,补补漏,好好过一个干净舒心的年。”我和老两口商量。“行,就这样办。”老两口笑了。(随州市曾都区北郊办事处楚风社区)